一本道_一本道无码av_一本道在线av手机视频_2017一本道av手机在线 - 已采用高速播放模式,观看的人越多越流畅,快分享给朋友一起观看吧!(*∩_∩*)亲,请记得收藏本站网址哟,以免遗忘!

【错拥江山卧美人】(1-134)【作者:幻月痕】

【错拥江山卧美人】(1-134)【作者:幻月痕】 时间:2017-08-18  来源:www.sex91.net
 字数:73万
 

          第001章少女情怀总是春(上)
 
  踏着春泥的马车行始在沁阳城到洛城的官道上。强健的骏马上一十六个护卫 各个都是精神饱满,面露欢颜。马车中传出『格格』的娇笑声,似是女子间的嬉 闹。
 
  车内的是一对女子,身着着丝绸仙纱,随着马车的摇晃秀发飘然。这两个女 子相貌极为的相似,虽略有不同但一眼瞧见都知道是一对亲姐妹,而个都是水嫩 灵动,如露水芙蓉。
 
  妹妹握着姐姐的手道:「姐姐,我就知道这次定然会是我们两才能过。凭姐 姐和妹妹我的倾城绝色,才艺双全,小小沁阳府的预选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姐姐用食指轻轻推了一下妹妹的眉心笑道:「哪有像妹妹这样不脸红的,竟 然自己说自己是倾城绝色,真是羞死了。」
 
  妹妹揉了揉自己的额头道:「是是,妹妹哪有什么倾城绝色啊。比起姐姐的 身段,那该凹的凹,该凸的凸可差远了。别说是男人了,就是妹妹我都爱死姐姐 了。姐姐快脱了衣裳,让妹妹再好好瞧瞧姐姐那让人迷醉的胴体。」
 
  「不要,妹妹不要啊。不要撕啊,衣裳会被撕坏的。不要弄了,姐姐求饶了。 ……」车厢内又是一阵嬉笑声。十六匹高头骏马上的锦衣护士各个都捂着嘴偷笑, 有几个年轻点的俊后生连脸都红了。
 
  这时突然前方窜出来十几个大汉手里都拿着长柄大刀横在路前。
 
  马车的马夫急忙勒住缰绳,十几个护卫将马车紧紧地护在中间。车内的两姐 妹见马车停了不知道怎么回事,想探头出来询问,却被马夫制止道:「大小姐、 二小姐快把帘子拉好千万别出来,有山贼。」
 
  两姐妹听说有山贼,立时给吓得面如土色。
 
  护卫队长左手握着腰间的剑,大声问道:「前方是何方英雄好汉,为何阻了 我们的去路?」
 
  山贼中一彪形大汉手持九环大刀向前走了两步横在路中间大笑三声道:「我 们可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我们是附近黑风寨的强盗,哈哈……」众山贼跟着都大 笑起来。官道两边的山从中又滚出十几个山贼,持着大刀将马车的四个方向都围 住。
 
  护卫见又有山贼出来,都把右手搭在剑柄上,额角的汗水顺着面颊滴了下来。 护卫队长紧握着剑,环视了一下周围的山贼,道:「诸位啸聚山林的好汉,我们 只不过是贩卖商货的商人。诸位求财之人,我们这里有两千两纹银,只求诸位好 汉将我们放过,这银两就是你们的了。」
 
  周围的一个山贼哼了一声道:「商人,我看未必吧?我明明听车这马车上可 有几位娘子的欢笑声呢,嘿嘿。」
 
  一个身形略显瘦小的山贼对持大环刀的彪形大汉道:「老大,今天老天爷开 眼,刚刚赏了我们一票财路,现在又送来了几个娘们。我看这车上的必是从沁阳 城选秀回来的大小姐们,各个可都是如花似玉呀!老大,你正好不还缺个压寨夫 人吗?」
 
  山贼头头又是大笑,道:「好好,猴老三。待我将这车上的美娘子捉到,最 漂亮的给我做压寨夫人,其他的就赏给你们了。」山贼听闻此言都舞起刀,大声 叫好。
 
  护卫们都拨出刀护在胸前,护卫队长大声道:「我们可都是洛城府知府周老 爷的护卫,识相的你们就让开,否则定将你们黑风寨铲平。」
 
  山贼头冷笑道:「笑话,沁阳知府和洛城知府剿我们的次数还少吗?哪一次 不是被我们杀得落荒而逃?看来车上的定是知府千金了。我们这些大老粗玩得乡 野村姑多了,还真没玩过知府的千金大小姐,今儿个送上门来了,我们若放过了 这次机会岂不是要遭天谴。是不是啊,兄弟们?」
 
  「是,哈哈哈哈……」山贼们齐声叫好。
 
  护卫们的手都发起抖来。
 
  黑风寨头子一挥九环大刀,高声大喝道:「小的们,上!」山贼们手舞刀花, 一窝蜂的冲向马车厮杀起来。
 
  「居然杀了我八个弟兄。」彪形大汉一边说一边用九环大刀将马车上的门帘 布撩了起来,见里面有两个瑟瑟发抖的美丽小娘子都乐开了花。把九环大刀往地 下一插,一手一个将那姐妹俩从车里提了出来。
 
  姐妹早已哭得不像话,双手乱抓双脚踢,却被八个山贼捉住了手脚抬进了官 道旁的密林之中。
 
  彪形大汉一边脱却自己的衣服一边哈哈大笑道:「一看到这两个娘子的娇美 模样老子我就忍不住。先不把她们带回山寨了,让老子先在这里舒服一下。」 
  山贼们稍微处理了一下官道上的尸体和马车,便都跑进密林围了过来。猴老 三道:「老大,你看我们……」
 
  彪形大汉骂道:「猴老三,就你色急。好吧,这边这个是我的,另一个你们 轮着来,千万要别把她弄死了,我还要带回山寨玩几天呢。」
 
  猴老三一阵淫笑道:「知道了老大。」说着就和几个兄弟三下两把妹妹衣服 撕开,七八双沾着泥灰的脏手就摸上了妹妹的身躯……
 
  白逸拍了拍发昏的脑袋从草地上坐了起来:「怎么了,真他妈见鬼了。咦, 这里是哪里,这是什么地方?」白逸看了下周围的环境,似乎自己正在一个密林 之中。白逸从地上站了起来,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拿着手枪,这才记起自己昏迷前 看到的一阵强光:「这是怎么回事?被雷劈了吗?这里是哪儿,是谁救了我吗?」 
  白逸想了一会儿也理不出个头绪来,瞅了瞅四周便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没走 几步,便隐隐听到似乎有人声,忙寻声走去。
 
  走到近处一看原来是一伙男人抓着两个女人正在撕衣服,听那两个女人痛哭 救命,白逸躲在一颗树后心想:「难道是**?」再细看他们的衣服,见男的粗布 麻衣身上沾着新鲜的血迹,女的丝绸宫纱,样式却像是古代的衣服式样。「难道 在拍戏?拍古代的**戏?这可有意思了。可是这附近好像没看到拍摄人员啊?」 
  白逸再探出头看,只见那两个女人悲痛欲绝的神情不像是在演戏,心想: 「难道真的是**,可是他们的衣服是怎么回事?哎,不管了。居然有人在我面前 玩**却没有我的份,简直不把我『天字第一号色魔』放在眼里。」
 
  白逸掂了掂手里的枪,带着一丝笑意冲上前去喝道:「不许,举起手来!」 
  那几个准**犯(**未遂阶段)被白逸没由来的一喝给吓了一跳,忙拿起手边 的刀一看,居然是一个奇怪的家伙。但见只有他一个人便也放下心来。彪形大汉 从手下手里接过九环大刀哈哈大笑,道:「看你一身奇怪的打扮,长得挺秀气的, 是哪里来的书生?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白逸听他们说自己穿着奇怪,还说什么书生又不怕枪,难道自己真的到了古 代?
 
  猴老三嘿嘿一笑道:「嘿,书呆子,你拿着那个东西指着我们干什么?莫不 是想来个英雄救美吧,嘿嘿嘿………我黑风寨的猴老三第一次见到像你这样的书 呆子。」
 
  旁边一个山贼附和道:「我看这书生长得白净白净的,一刀砍了倒可惜了。 干脆一起把他抓到寨子里去,送给二当家,二当家见了一定欢喜得紧,老大你说 是不是。」
 
  众山贼哄然而笑。彪形大汉听道如此,道:「好,好主意。猴老三,去把他 逮起来。」
 
  「得令。」猴老三拿着刀就朝白逸走去。
 
  白逸心里知道这十有八九不是拍戏了,虽然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眼见有人 执刀向他而来也顾不得别的,『砰』的一声便是一枪射去,正中眉心,猴老三应 声倒地。
 
  众山贼被那枪声吓得一跳,再见猴老三倒在地上,额中心冒出一个血窟窿, 心中具是一惊。两个胆大的山贼慢慢走上前将猴老三拖了回来,在他脖子上一探, 道:「死了。」这下山贼们可吓坏了。
 
  彪形大汉捏了捏手了里的刀柄,指了四个山贼道:「你们四个一起上,快去!」 
  这四个山贼见老大叫自己上前去,早已吓坏了,但老大的命令不从的话就得 被他砍了,只好咬了咬牙,四个人持着刀一起冲上去。
 
  白逸又是四枪连射而出,全都打在眉心部位。
 
  这下山贼们可真是吓破了胆,只知道那书生手里的黑色的怪东西响一声,就 会有一个人死。几个胆小连刀都拿不稳,落在地上。
 
  白逸枪口对着那个拿九环刀的,冷冷道:「还不快滚!」
 
  那彪形大汉吓傻了,一时没反应过来。过了一会儿回过神得,对着众山贼道: 「兄弟们,我们还有二十多个人,怎么能被一个书生吓怕了,我们一起上!」可 是众山贼却没有一个敢动的。
 
  白逸见那彪形大汉还要打,举手又是一枪。
 
  那彪形大汉似乎知道白逸要开枪,提前就将九环大刀挡在了眉心处。枪声一 响,『铛』的一声,九环大刀四散而裂,彪形大汉倒在地上。
 
  众山贼见老大死了,哄的一下,四散逃去。
 
  白逸也长吁了一声。他这手枪里只有10发子弹,身上又没带弹匣,若真是 他们一起冲上来,自己非得给他们乱刀分尸不可。关了手枪的保险,走到那两个 女人身边,一见之下不禁色欲大动。「这么漂亮的女孩,就是年龄似乎小了点, 好像只有十六、七岁的样子。若是过两年长大了,那可是大美人儿啊!」 
          第001章少女情怀总是春(下)
 
  这两个女孩已经吓得昏过去了。白逸忽然看见其中一个女孩脸上有鲜血留出, 想了一想,一个耳光打在自己脸上。这个伤口一定是刚才打碎九环刀时被刀的碎 片可划伤的,虽然只有一道约一厘米的伤口,在别处还不明显,在脸上的话即使 是再淡的伤痕也会显得很突出的。
 
  白逸暗骂自己不小心,记得自己身上再留着两张没用完的创口贴,忙给她贴 上。
 
  马车行了十几里然后转几了密林停了下。白逸找到了马车,自己也学过骑马。 虽然是第一次驾驭马车,但胡搞乱搞到也把车赶到了远离尸体十几里外的密林中。 
  白逸停下马车,见车厢内两个女孩还在昏睡,便靠在车上仔细想想这些莫名 其妙的事情来。也不知想了多久,白逸终于肯承认自己莫名其妙的来到了这个像 古代一样的地方。
 
  初春夜微凉,林中露气太重。白逸躲进马车内避寒,用打火机点燃了车内的 一盏小烛灯,那两个女孩仍然在熟睡,看来真的是受了很大的惊吓。白逸看着两 具娇美的身躯睡在自己旁边,白皙坚挺的胸堂随着均匀的呼吸而起伏,身体上虽 然有点脏,但更是让人激起不可抗拒的冲动和欲望。
 
  白逸强忍着自己的欲火不去看她们,心里想着:「她们还未成年,和她们发 生性关系是要判刑的,不能这样,不能这样……」白逸虽然知道自己肯定已经不 在以前的那个世界了,即然做了什么也不会被告到法院去。他好色,但心里还残 留着那个世界的法律残影,更何况这两个女孩她们刚刚才遭到那样的惊吓,现在 若还要趁人之危,白逸还真是做不出来。
 
  白逸把心一横,跳下马车,跑到密林中抓了一只野兔,生起了篝火。兔肉烤 至金黄,马车厢内传来了一些动静,车里的那两个女孩醒了。一阵惊叫过后,姐 妹俩从车厢内探出头来。
 
  白逸背对着马车,嘴里道:「你们已经没事了,现在已经没有危险了。」 
  那两姐妹还是呆在车厢里不肯出来。
 
  白逸又道:「你们昏睡了一天,肚子一定饿了,来吃点东西。」
 
  姐妹两还真是饿了,闻着肉香,口水止不住的往肚里咽只不过还是不敢出马 车。
 
  过了半会儿,白逸再次道:「该看的我都看过了,不该看的我也看过了。晚 上露气很重,就算躲在车里也会着凉的,这荒郊野外生了病可没人管你们。」 
  又过了一会儿,姐妹两才慢慢下了马车,抱着胸弯着腰走到了火堆旁。火堆 旁有三块大石头,白逸坐了一块,另两块上面的灰尘泥土已经弄干净了,姐妹两 坐在了石块上,但还是躬着身,将身上的私处积保护起来。
 
  白逸撕下一只兔腿递给脸上有伤的女孩。那女孩因为要护住胸,迟疑了半天 也没接过去,最后饥肠辘辘的她还是忍不住伸出了一只手。
 
  女孩刚一接过烤兔腿,立时大呼:「好烫。」一只兔腿从左手扔到右手,从 右手扔到左手,也忘了顾及自己胸前那一对浑圆的肉球。等觉得不烫了才发出自 己的**已经暴露无疑,脸上一红低下头,一只手挡在胸前重重的哼了一声。 
  白逸哈哈一笑,又撕下一只兔腿给另一个女孩。那女孩见自己的姐姐吃了亏, 硬是不去接。白逸见她如此,便一动不动的看着她,手中还是拿着那兔腿肉。直 到过了六、七分钟后,哦不,是一盏茶后女孩才伸出一只手接过兔肉。
 
  白逸喘了口粗气,甩了甩发酸的手臂自己也撕了一只兔前腿,一边吃一边道: 「你们放心吧,还好我碰巧遇到,那一伙强……强盗还没得逞就被我赶跑了,你 们仍然还是冰清玉洁。」
 
  那两女孩未体会过男女之事,听了这话才放下心来。
 
  白逸道:「我看你们俩样子长得很像,是不是两姐妹?」
 
  那有伤的女孩点头道:「嗯。我是姐姐,我姓周,名字叫素心,恩公叫我素 心好了。」
 
  另一个女孩道:「我是妹妹,名字叫周素灵。」
 
  白逸笑道:「不要叫我恩公,我姓白,单名一个逸字,你们可以叫我白逸。」 
  两个女孩对陌生人还是过于小心和矜持,都没说话。
 
  白逸又道:「素心小……素心姑娘是吧。」
 
  「嗯,是啊恩公……,白,白大哥怎么?」周素心问道。
 
  「你的脸上让刀划了一道小的伤口。」
 
  女人爱美是天性。一听到自己的脸上受伤了,忙扔下兔子肉就往脸上摸,这 一下就摸到了创口贴上,以为自己脸上留下了那么大一道疤,立时不住的埋头哭 了起来。
 
  因为天色已黑,刚到火堆前妹妹素灵也没太注意,现在才发现姐姐多出来那 么一个吓人的疤,也忙在自己脸上摸了摸,知道自己脸上没有伤后也跟着姐姐素 心一起哭。
 
  白逸把窜着兔肉的树枝往地上一插,走到素心前捉住她的双手道:「你抬起 头来。」
 
  姐姐埋着头哭了好半天,才缓缓抬起头,仍是止不住的抽泣。
 
  白逸一点点的把素心脸上的创口贴撕下来,对她说道:「这个东西叫膏药, 是用来愈合伤口的。你脸上的伤只有很小的一点,过两天等结的痂落了就好了。」 
  听了这话,素心才停住哭声,伸手想要去摸自己的伤口,却被白逸制止了。 
  白逸道:「你现在要是碰伤口的话,那伤口就会越变越大。你让你妹妹看一 下你脸上的伤口是不是很小,过两天就会好的。」
 
  素灵凑过来,仔细地看了素心的伤,高兴的笑道:「真的呀姐姐,你脸上只 有很小很小的伤,过两天肯定会没事的,呵呵。」
 
  素心这才破涕为笑:「多谢你,白大哥。」
 
  白逸道:「那你是得谢谢我。若不是我是个大夫及时为你处理伤口,那你这 张脸可就毁了。你别动,我给你重新换张膏药,你就说说你们姐妹呀该怎么谢谢 我吧。」
 
  素心听了这话想笑,但又怕笑了会影响伤,只好强忍着。妹妹素灵却笑道: 「这世上哪有救命恩公去讨谢的,戏文里可从没这么说过,白大哥你还真有意思。」
 
  白逸把最后一张创口帖撕开,让自己手指不沾着有药效的部分故意做得很小 心样子,使自己的脸和素心的脸离得很近,几乎都快碰着了。素心怕影响伤口, 一动也不敢动,鼻息间一股股兰息喷洒在白大哥的脸上,脸烫得就像红苹果一样。 
  白逸一点一点将创口贴粘上,眼神微微下瞟,见白嫩的**一起一伏似乎越来 越快,那两点红殷就像是两颗诱人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含上去。白逸微微一咬 舌尖,收住欲念,往向退开道:「贴上这块膏药后,你的伤过两天就会好了。」 
  素心低着头红着脸,半晌才道:「谢……谢谢白大哥。」
 
  白逸微微一笑。如果是在他的那个世界,要修复这个疤不算什么,但是在这 里,不管你再怎么处理得及时得当,终究会留下淡淡地伤痕。他这样说只不过是 为了安慰她,也不想让她的心情影响到伤口的愈合。
 
  吃了几块肉后,白逸道:「你们姐妹睡了一天,我可是累坏了。我不管了, 先睡了。」说完倒头就睡在地上。
 
  素心问道:「白大哥你就睡在这里吗,为什么不睡在马车上去?」
 
  白逸闭着眼道:「那马车就是你们的闺房,我七尺男儿怎么好随便入内,我 就在这儿睡了。」没过一会儿,似乎就真的睡着了。
 
  素心素灵姐妹两抱在一起,妹妹素灵看着一旁熟睡的白逸说道:「姐姐,白 天那些事可把我给吓坏了。本以为应该伤心欲绝的心情,可是奇怪了,我现在的 心里好像还有一些开心呢。」
 
  素心一怔,经妹妹一提醒发现自己内心的悲伤之中似乎还有一点高兴,想了 一会儿点头道:「多亏了恩公白大哥,今日若不是白大哥相救,恐怕我们早已经 ……」
 
  素灵眼神流露出一丝爱慕之意,道:「姐姐,我可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白大 哥。故事里,戏文里都说什么以身相许,托付终身,可是我们姐妹两从小的梦想 就是选秀入宫,可不能嫁给白大哥了。哎!像他这样好的男子这世上一定很少, 好不容易被我们姐妹两碰上了却又,却又不能嫁。」
 
  素心道:「如果这次选秀没选上的话,我一定拜托爹爹,让白大哥娶了我。」 
  素灵也忙道:「我也要,我也是。若是咱们姐妹两个都选不上,那我们就一 起嫁给白大哥,不分大小好么?」
 
  素心捏着素灵的鼻子道:「小妮子乱说什么呢,什么不分大小,也不害臊。 我明明就是姐姐,所以我就是大你就是小。」
 
  「什么啊,你才不害臊呢。不要以为姐姐胸大就可以坐大,将来等素灵我嫁 给白大哥,一定把他服侍得舒舒服服。」素灵不依不饶的道。
 
  素心格格乱笑:「真是不知羞,都还不知道白大哥有没有心上人呢,我们两 就说起这个来了,快快别说了。」
 
  素灵想了一会儿道:「只要白大哥心里有我,不管他有几个心上人我都不在 意。我心里,我心里只要永远和他在一起就开心了。姐姐你呢?」
 
  「妹妹你忘了,从小我们姐妹两就是一条心,你心里想的就是我心里想的。 可是我心里好奇怪,我的心告诉我,就算我不能嫁给她,只要能在他身边永远的 服待着,我的心也满足了。」素心的眼中只有款款的深情。
 
  素灵靠在姐姐素心的怀里笑道:「姐姐的春心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淫荡了?」 
  素心从背后突然一下握住妹妹的双乳:「还说姐姐,你不也是一样么?」 
  「什么啊!姐姐坏死了,占了我的便宜。我不管,我也要抓姐姐的。」素灵 转过身扑在姐姐身上,一下将素心扑倒在地。素灵坐在姐姐的肚子上双手按着姐 姐素心的**高兴的叫道:「噢,我抓到咯,抓到咯!」
 
  素心被压在地上也不甘示弱,双手又握住妹妹的双乳揉搓起来……
 
  可怜白逸他自己了,怎么可能睡得着嘛,一颗被欲火烧得烦闷的心在身体里 翻来覆去。谁叫少女情怀总是春呢?
 
           第002章异世第一枪(上)
 
  春天的阳光总是显得格外暖,透过树枝间的间隙一点一点洒在地上。树林内 的马车上一个年轻的男子和两位赤裸着身子的女姓挤在这狭小的车厢里慵懒的睡 在一起,若是让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还道是哪家的公子哥带着娇妻在这荒郊中踏 青寻爱。
 
  白逸渐渐从睡梦中醒来,也没在意抱着自己身体的女性,习惯性的在床头摸 自己的手机,摸了半天没摸到,才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在原来的那个世界了。 
  素心和素灵分别睡在白逸的左右两边,一只手臂抱住了他的胸膛。白逸不敢 动弹,这两个姑娘的半个身子都压在自己身上,一阵阵带着女性的气息就洒在脸 上,这激起来世上最原始的本能。
 
  白逸的裤子涨得老高,两个圆滚滚的肉球就压在两臂上。白逸左右看去,姐 姐的胸部丰满,诱人的胴体显得凹凸有致。妹妹的皮肤更为白晳,美丽的身段配 上她嗲嗲的声音,也让人色欲大动。
 
  白逸的两只手稍稍动了一下,左右手刚好碰到姐妹两的腹下。少女下一小丛 的私秘的毛发中若隐若现可见那温润红嫩的洪谷,白逸的手指不由自主的抚摸上 去。
 
  突然右边的素灵『格格』笑了起来,道:「姐姐,我忍不住了,痒死了。」 
  白逸吓了跳,忙收回双手,看着她们姐妹两笑得花枝乱颤,不由得十分尴尬, 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你……你们没有睡着啊。」
 
  素心素灵捂着嘴还在不停的笑。素灵道:「姐姐,我就说了白大哥可不是正 人君子。」
 
  素心有些歉意道:「我和妹妹都想知道,白大哥你醒来见到我们两这个样子 会干什么,所以就试了一试。」
 
  白逸窘迫得都快无地自容了,只道自己堂堂『天字第一号色魔』竟然被这两 个黄毛丫头开了这种玩笑,还真是丢脸啊。
 
  素心拉着白逸的手道:「白大哥,你是不是喜欢我们。昨天晚上你给我换药 时那色眯眯的眼神就一直盯着人家的……人家的胸,可不要以为我没看见。」 
  白逸脸上一红,自己心里的事被拆穿可真是尴尬万分。素灵见状笑得更乐了: 「我就说贴一块膏药哪用得着挨得那么近,感情姐姐早就知道,竟然故意不躲开, 姐姐你还真是淫荡。」
 
  素心挥着粉拳就打:「你这小妮子乱说什么呢,真是讨厌啦!」
 
  「哈哈,姐姐的心事被我拆穿了,害羞咯!」素灵乐得合不拢嘴。
 
  「真是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啊,简直没把我『天字第一号色魔』放在眼里, 开什么玩笑,我忿怒了!」白逸心中咆哮,突然出手,一下抱住了姐姐素心,装 成恶狠狠的样子道:「你们这两个小丫头,今天我就要**你们,怕不怕。」 
  素心还真有些害怕,忙把白逸推开。
 
  「白大哥,那可不行,我和姐姐都要嫁入皇宫的呢。昨天夜里你躺在地上根 本没睡着,我和姐姐不是都和你说了么。」素灵道。
 
  白逸额角流下一滴汗水,忖道:「这两个丫头片子,原来昨天晚上那些话, 那些事是在故意告诉我。这两个家伙还真是会装,不去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素心从马车上的一个蒲团下拿出一把本书道:「白大哥,书上说了,只要不 做……那种事,干别的都行。白大哥,你就不要**我们好吗?只要不做那种事, 随便你怎么样都行。」
 
  本作品16k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 最快章节,请访问www。16k。!白逸看着她们姐妹两,竟都是一副讫求的 神色,到还真像是一对被绑架的姐妹讫求强盗不要沾污她们的身子。白逸这下可 郁闷透了,被两个女孩这样玩弄,一把夺过书:「《春宫异志》!这两个姐妹居 然没事看这种书!我还以为古代人都很矜持呢,看来她们还真是春心荡漾啊!」 
  白逸自然不能让两个姑娘耍着玩,随手翻了两页书,道:「我对小女生不感 『性』趣,你们两好好在马车里呆着吧,我送你们回去,书就先借我看看。」说 完钻出了马车,一挥马鞭驾车出林。
 
  「洛城还有多远?」白逸一手拿着马鞭挽着缰绳,一看拿着『黄色小说』正 津津有味的看着。
 
  「还有五十里地吧,差不多一个多时辰就可以到了。」姐妹两拿着刚刚经过 罗家镇时买的衣服却没有穿上,脸上似乎带着一些失望。『我对小女生不感兴趣。』
 随口的一句话,却让姐妹两十分的失落:「难道我们的身材还不够好吗?为什么 你要拒绝我们?为什么我们现在不是十八岁?真的要做那种事才肯和我们好吗?」 
  白逸又哪里知道车厢内两个女孩的春心在想着什么,只是一付全神惯注的看 着《春宫志异》,早已是乐不思蜀,想不到这个世界还有这么经典的『黄色小说』 吧。
 
  车厢内素灵说道:「白大哥,你还没跟我们说你是怎么救我们的呢,能告诉 我们吗?」
 
  白逸放下书想了想道:「可以啊。事情是这样的,昨天我从沁阳城……」白 逸将他英雄救美的事迹自然是添油加醋的说叨了一番,说自己是云游四海的侠士, 对于手枪的事当然是略过不提啦。
 
  白逸说得是惊天动地,车里两姐妹听得是心惊肉跳。两颗芳心如小鹿一样扑 通扑通跳乱跳,倾心爱慕之意更为浓重。若不是从小有立志入宫的梦想,恐怕早 就将恩公叫进车里共赴巫山了。
 
  故事说着说着又过了半个时辰,官道上跑来二十六骑。白逸定睛一看,见他 们服装统一,腰上挂刀,好像是衙门里的人。
 
  二十六骑转眼就跑到马车前,其中唯一一个穿着是锦袍的老头惊喜道:「是 小姐的马车。小姐,我是陈芝山啊。」
 
  素心素灵拉开车帘跳下车高兴道:「陈管家,陈管家,你来接我们的吧。」 
  陈管家看见两位小姐虽然有点脏,但是没事,心也放了下来笑道:「是啊, 还好你们没出事。老爷见小姐们昨天没回来,又听说城外的山贼又开始打家劫舍, 都急死了。你们没出事,这下老爷可就放心了。」
 
  素灵拉着陈管家的手道:「陈管家你是不知道,我和姐姐在路山遇到山贼了, 府上的护卫全部被山贼给杀了,还好白大哥及时出现出手相救,不然……不然我 和姐姐……」说着说着就哭了。
 
  陈管家知道她是受了惊吓安慰了几句,看见穿着怪异的白逸报手道:「多谢 白少侠出手相救,请白少侠和我们一起回府上以表谢意。」
 
  「好哇。正好我也闲来没事,就到知府府上叨扰几日了。」白逸也不客气, 刚刚到这个世界,也正好要熟悉一下,就干脆非但不假装推辞,更还说要住上几 天。
 
  陈管家一楞,素心和素灵却高兴得很,忙说自己家里怎么怎么样,城里哪里 好玩。
 
  陈管家又道:「小姐,我们还是先回家再说吧。白少侠就请你坐我的马,让 我来驾车。」
 
  素心忙道:「不好,我要白大哥驾车。陈管家,你骑马来的就骑马回去吧。 我还要白大哥给我讲故事呢。」
 
  素灵忙跟着附和道:「是啊是啊,白大哥讲的故事可好听了。白大哥,你刚 刚说到那个叶孤城的剑法『天外飞仙』所向无敌,那陆小凤的『灵犀一指』有没 有接住啊?」
 
  白逸哈哈一笑,又是胡说乱说了一顿,然后翻身上马道:「故事还有很多, 你们回去了我可以慢慢说给你们听。我可好久都没骑马了,正好可以活动下筋骨。」
 
  「说得这么好,干嘛不去说书啊。」几个官府里的护卫嘀咕了几声。
 
  申酉之时的阳光斜照在入城的道上,二十六骑随着马车的速度缓步驰行。白 逸以前所在的医院可是有名的大医院,医院里会经常搞一些骑马划船之类的活动, 虽然骑马的技术说不上非常好,但是为了泡妞硬是苦练了许多在马上摆造型的技 术,那时可是堪称一绝。现在骑着这么听话的马,一翻身,一挥鞭,拉缰绳,每 一个动都让马上里两个姑娘忍不住的惊叹为之倾倒。就连一旁经常以马代步的护 卫都忍不住的暗赞。
 
  素心素灵看着那迷人的英姿,坚挺的身躯不禁沉没在幻想的世界里。
 
           第002章异世第一枪(下)
 
  知府的宅子果然漂亮,在里面转了几圈,感觉好像进了苏州园林一样。洗漱 过后的周家两姐妹更是焕然一新,把白逸都看呆了,嘴里止不住的赞美。两姐妹 听了,欢心得不得了。
 
  没过一会儿,仆人来传说该用饭了,素心和素灵带着白逸到了偏厅。
 
  知府周文山是一个年貌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体态颇为发福,一眼便知是混迹 官场经常庆酬。旁边坐着的是知府夫人,年过约三十一、二,但眉心眼角,瓜子 脸蛋说明当年也是一个大美人坯子,即使是现在也是姿态万方,容光照人,难怪 能生出两个这么漂亮的女儿。分坐父母两边的自然是素心素灵两姐妹,而白逸就 坐在知府和知府夫人的对面。
 
  周文山站起身来端着酒杯道:「我已经听小女说了。这次若不是白少侠出手 搭救我的两个宝贝女儿,恐怕她们早已经被山贼抓到山寨给糟蹋了。此等大恩大 德我周某人没牙难忘,这里先敬少侠一杯。」说完一饮而尽。
 
  要泡妞哪能不喝酒?白逸很少喝白酒,可酒量非同一般,端起酒杯也是一饮 而尽,然后说道:「知府大人言重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在下游历四方虽不 敢以侠义之士之居,但遇见这种事也不能不管。」
 
  周文山呵呵笑了两声,周夫人连连劝菜。周文山又道:「少侠过谦了。这个 恩德老夫我是会记住的。少侠如果有什么困难,只要老夫能办得到,绝不推辞。」 
  白逸也不客气:「如此,那在下先行谢过知府大人了。」
 
  周文山又连连敬了几杯酒。白逸自是酒到杯干,也不含糊。素心素灵见恩公 喝酒也是豪气干云,想着小说里的勇猛侠士心里更是乐开了花。
 
  花香醉人。白逸借着几点星光在知府家的后花园里散步。他已经在这里走了 很久了,心里想着要想离开这里回到原来那个花花世界恐怕是不太可能了,即使 无意间老天爷让他来到了这里,也只好是随遇而安。
 
  一盏灯笼由远而近。一个婢女走到白逸前做了个万福道:「白公子,夜已深 了,您该歇息了。」
 
  透着昏暗的灯光,那婢女微低着头,容貌姿色也还算俏丽,特别是一对双峰 将衣服撑得满满的。白逸从前每天至少非一女而不欢,自从到了这里之后一直未 进色食,眼前这婢女玲珑俏丽,不由得色心大起。可是想了想,还是忍住了。这 里必竟是周文山的家,自己是客,虽然于他家有恩,也不好胡作非为,只道: 「烦请姑娘带路。」
 
  踩着碎石小路,穿过庭园,婢女将白逸引至一客房。进去后,婢女将烛灯点 上便出去了。过了一会儿,又见那婢女拿着一套衣服带着几个仆役抬进来一个大 木桶,那婢女说道:「白公子一路风法仆仆也该洗洗了。」
 
  几个仆将一桶桶热水倒进大木桶内。白逸接过衣服一看,好像是一套轻纱制 成的黑色侠士服,大为喜欢。
 
  热水倒好后,白逸见婢女还不走,便问道:「姑娘,你还有什么事吗?」 
  婢女把房门关好道:「我是来服侍公子洗浴的。」
 
  「你看着我洗澡?」
 
  婢女道:「公子洗澡不方便,我可以帮公子擦背。」
 
  「哦。」白逸一想,即然是来帮我搓背的,那也就不用推辞了。我对他们家 有那么大的恩,找个婢女帮我擦背那也是应该的。
 
  「公子我帮你宽衣。」婢女走上前去就要去脱白逸的白色西服。她没见过这 种衣服,也不知道从何下手。白逸轻然一笑,把西服和领带都给脱了,也不管什 么,赤条条的就跳进了澡桶。
 
  那婢女瞧着白逸脱下了那奇拉八怪的衣服,把衣带一解,衣服一滑就脱得干 干净净,可比白逸利索多了。
 
  白逸见婢女踩着小木梯也溜进了大澡桶,笑道:「这样洗澡那可真舒服。」 说着就抱着刚进澡桶的婢女大动手脚。
 
  婢女有些害羞的笑,身子也是欲拒还迎:「公子,公子别动,银铃是来帮公 子洗澡的。」
 
  白逸将她搂在怀里:「你叫银铃啊。」
 
  「嗯。」银铃低着头轻轻应了一声。
 
  「是谁叫你来服侍我的?」
 
  「是小姐。」
 
  白逸一笑:「想不到她们到还挺了解我的。」又问银铃:「那你家小姐有没 有叫你为我提供特殊服务啊?」
 
  「什,什么服务啊?」
 
  白逸的手在水下几番动作,邪邪笑道:「就是这样服务啊!」
 
  银铃娇涩万分,羞得脖子根都红了。
 
  白逸嘿嘿一淫笑:「不说话就是有咯。」
 
  银铃仍是没有点头承认,也没摇头否认。
 
  白逸试探性的发动了攻势,并没有得到拒绝的回应,心想自己在这里人生地 不熟,这次无意间竟然救了知府大人的千金,一定要好好把握机会,借他之力让 自己在这个社会上有一席之地。
 
  银铃年龄虽小,但服侍过知府大人,知道这性欲之味,没一下子就迷乱在其 中。
 
  白逸停止了攻势,他并不急于得到眼前这个美女,对于欢场圣手的他来说, 知道该如何把握这件事。
 
  银铃觉得下体一阵空虚,有些依依不舍的抱着白逸的身躯,为他洗澡。 
  白逸有心想要戏弄戏弄这个小丫环。
 
  银铃要帮白逸洗前胸,可是白逸却把她挡在了身后。银铃没办法,只好紧紧 地贴着他的背,挽起水中的花瓣替他擦前面。银铃每擦一下,自己的**就不能不 在他的背上磨擦,没擦几下,银铃的嘴里就开使不自觉的呻吟起来,虽然声音很 小,但隔着这么近还是传到白逸的耳朵里。
 
  白逸也不是个老实的主。见银铃越来越享受起来,右手从背腹之背穿过,在 水中大动干戈。
 
  银铃身子一紧,本能的向后退缩,却听白逸道:「不要停,好好帮我洗。」 银铃只好迎着他的手指挺了上去,触碰之处刚好是自己的羞涩之位。银铃每动一 下,自己的靡香处就不得不在他的手指上被侵犯一下,嘴里就忍不住的想呻吟。 她只好紧紧地闭上嘴,但那闷在嘴里的呓语声在这寂静之夜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没擦多久,银铃就忍不住了,身子越动越快,幅度越来越大,闷在喉间的呻 吟总算叫了出来。
 
  白逸在原来那个世界世本就是情场、欢场上的老手圣手,对于调情驭女的经 验之丰,技术之精堪称一绝,几番挑逗,银铃便对他言听计从了。
 
  白逸有心想探听清楚知府家的底细,笑道:「那我现在问一句你答一句,答 好了我就成全你。」
 
  「你……你快问。」银铃有些迫不急待。本来这丫环经常与她老爷周文山周 知府有私合,经验也很丰富,不易这么招降。只不过白逸更是久经欢场,他那个 时候的欲女可比现在的丫环难驾驭多了。银铃丫环就算再有经验也只是一个半老 的老翁私合,在白逸的上下齐手面前立时就降了叛,精神上已然到了欲望的顶峰, 不管让她说什么也是愿意。
 
  白逸问了很多关于这个府上的事物,特别是对于两个小姐的爱好打听得十分 清楚。
 
  这银铃也是个乖巧伶俐的丫环,知道白逸的心思,说道:「白公子,你若是 想打……两位小姐主意怕是没希望了。」
 
  「为什么?」白逸问。
 
  银铃道:「我家老爷有意想把两位小姐送入皇宫,这次去首府沁阳的预选便 是为此。」
 
  「哦!」白逸记起自己的密林中装睡时隐隐听到过她们谈到此事。白逸想了 想:「这倒是个机会……」
 
  「什么?什么机会?」银铃问。
 
  「没什么。」白逸笑了:「行,我就成全你这个淫贱的小丫环。」…… 
  就这样,白逸在这异世的第一次覆雨翻云就是在这叫银铃的小丫环身上度过 的。在这个古封建的国度里又将有多少淫性女子为白逸的巨大的龙之枪为之倾倒 ……
 
          第003章夜色中的黑暗(上)
 
  正午十分,白逸才醒来。跳下床,将昨天准备好的衣服穿上,对着铜镜一照, 果然换了一副模样。俊逸的脸庞,伟岸的身躯配上这轻纱的侠士装,立时有一种 飘逸出尘的味道,要是手道再有把剑就更好了。
 
  转头看着床上舒睡的银铃,脸上还带着昨夜欢娱后的笑容。
 
  推门而出,迎着阳光伸了一个大懒腰。
 
  「白大哥,你起来……」素灵和素心惊讶无比的看着白逸,张着嘴,都呆了。 
  白逸出门时没有注意身边,见到素心和素灵一副吃惊的模样,笑了一笑问道: 「难道你们一直在这里等我出来?」
 
  「没,没有。等了两个时辰。」素心回过神,低着头道。
 
  两个时辰就是四个小时。白逸心中一阵感动和欢悦。
 
  素灵调皮的笑道:「昨天晚上银铃侍候白大哥,喜不喜欢?」
 
  白逸心里不知是何味道:「真是……真是谢谢你们了。」
 
  素灵看了看门内:「银铃这个丫头还没起床么,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说 着就要进去将银铃揪出来。
 
  白逸拦住她,揽着她的肩道:「她昨天晚上很累,你让她多休息一下吧。」 
  素心调笑道:「我看是白大哥太厉害了吧。」两姐妹格格笑起来。
 
  「人小鬼大。」白逸无奈的笑骂了一句。
 
  来到大堂。周文山刚好从知府衙门办完公事回来,看到白逸立时大笑道: 「哈哈,白少侠果然一表人才,真是俊美的很,俊美的得很哪。」
 
  「哪里哪里,知府大人过奖了。」白逸谦虚道。
 
  周文山请白逸坐下来,见女儿脸上的创口贴,问道:「白少侠,小女脸上的 那张药膏可以去掉了么?」
 
  白逸心里一怔。他当然知道这东西早就可以撕了,但一定会留下伤痕的。 
  周文山和素心见他不说话,就知道一定有什么问题。素心捂着自己的脸,泪 水在眼眶里直打转:「是不是,是不是会留下疤痕?」
 
  白逸沉默了良久,点了点头。
 
  素心哇的一下哭了。周文山也变得愁眉不展,长叹了一声道:「这也是没办 法啊,素心,不要太难过了,看开点。爹爹一定会给你找个好人家的。」 
  「我不要,我不要。」素心泣不成声。大家都知道素心哭的不是怕嫁不出去, 凭着知府的地位,招贤纳婿,不知道有多少人塌破门坎。她哭的是自己的容貌。 更有别人不知道的是她认为自己配不上白逸了。
 
  白逸轻轻将她脸上的创口贴撕掉,果然后有条极淡极淡的伤痕。虽然远看看 不见,但仔细一看却还是挺显眼的。
 
  白逸见周文山一片愁容,素心素灵哭在一团,于心有些不忍,说道:「知府 大人,虽然我没有办法让这伤疤去掉,不过……」
 
  「不过什么?」知府问道。
 
  「我有办法让素心小姐脸上的伤疤看不见。」白逸道。
 
  「看不见!?」周文山实在不知道这个『看不见』是什么意思。疤痕看不见, 不就是没了吗?
 
  素心听到有办法让她脸上的疤痕看不见,忙问道:「是真的吗?真的有办法 吗?」
 
  「这个,方法是有。不过……」
 
  素心见白逸说话吞吞吐吐,以为他有什么要求,马上跪在地上求道:「白大 哥,只要你有办法让我脸上的伤疤看不见,不管你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素灵也跟着跪在地上求道:「白大哥,我和姐姐从小就是一颗心。姐姐的脸 就是我的脸,求你一定要帮助姐姐。」
 
  白逸连忙扶她二人起来。
 
  周文山也道:「白少侠。只要你能为小女把这伤疤变没了,老夫便是倾家荡 产也要报答您啊。」
 
  白逸道:「你们误会了。我并不是想找你们索要什么东西,只不过用这个方 法还得你们同意才行。不然,这个责任我可万万担当不起。」
 
  「什么方法。」父女三人一起追问。
 
  白逸道:「能先给我张纸和笔吗?」
 
  周文山以为白逸要开方子,马上叫了仆人拿来笔墨纸砚。
 
  白逸拿着毛笔,醮满墨汁在白纸上滴了一滴,问道:「这白纸上有一滴墨, 用什么方法可以将它看不见呢?」
 
  周文山开口便道:「这很容易,洗掉啊。」
 
  白逸摇了摇头。
 
  素灵想了想拿了一张新纸盖在上面:「这样。」
 
  「不完全正确。」白逸道。
 
  又想了一会儿,素心突然道:「我知道了。」说着就拿笔在那墨点上画了一 条鱼。
 
  白逸笑了笑:「就是这样。」
 
  周文山道:「你是说,要在我女儿脸上画一副画。这怎么可能,就算能画上 去,一着水不就散了吗?总不能叫我女儿每天都画一次吧。」
 
  白逸道:「不用,我的方法只要一次便要,而且永远也洗不掉,除非你连皮 带肉一块割了。」
 
  「真有这种方法?可是就算这样,画一副画在我女儿脸上,会不会……会不 会变得很难看?到时候岂不是比现在还惨。」周文山道。
 
  素心和素灵好像也是这样认为。
 
  白逸自信的笑道:「不会的。我敢拿我的项上人头担保,非但不会变得难看, 而且会更美。但一旦画上去,便终身相伴。」
 
  「这……」周文山见白逸说得那么肯定,对素心道:「素心你自己拿主意吧。」 
  素心看着白逸,见他对自己笑了一笑,似乎是让自己相信他,心下一狠,点 头答应。
 
  白逸微微一笑,用手轻轻抚着素心带着伤疤的脸,道:「放心吧,我一定会 让你变得比现在更美。」
 
  「嗯。」素心再次肯定的点了点头。
 
  周文山见到白逸这样抚摸自己的女儿,心里略有些不快,问道:「既然如此, 白少侠,有什么需要准备的吗?」
 
  白逸学过中医,也学过针灸,医术算不上十分高明,但还算不差。在医院工 作时很多人受伤破相,他就用纹身的方法来弥补。后来他这种方法渐渐成了赚外 快的手段。(注:背景不是中国古代的任何一个朝代,但人文文化十分相似。) 这一次,他正是想用纹身的来盖住素心脸上的伤。
 
          第003章夜色中的黑暗(中)
 
  白逸写了一些可以制成颜料的材料。周文山马上叫人着手准备。白逸要了一 间干净的屋子,又说准备好后就不能随便进出,再让准备一些针灸用的针。 
  知府衙门办事效率就是高,不一会儿,要的东西都弄齐了。知府说颜料要晚 饭后才能制好。白逸也不着急,刚才他也看到知府见自己摸素心的脸就不高兴, 心里硬是想气他一把,想了一想,得意的笑了,道:「知府大人啊,还有一件事 我忘了和你说。」
 
  周文山问:「什么事?」
 
  白逸道:「我这个画图的方法不是一般的方法,需要的时间很长。」
 
  「要多长时间?」知府道。
 
  「一个月。」
 
  「一个月!」知府有些惊讶:「为什么要这么长时间啊?在脸上弄一张图需 要那么长时间吗?」
 
  白逸摇了摇手指道:「不是脸上,而是整个身子。」
 
  「什么!你是说要我女儿把衣服脱了给你作画!这可不行。」周文山怒道, 他并不知道他的女儿早就被白逸看光光了。
 
  白逸摇了摇头道:「如果不这样的话,那我没办法。」
 
  周文山道:「没办法就没办法,反正这件事不行。要是让你看了去,我女儿 还怎么嫁人啊。」
 
  白逸道:「嫁人?您不是一直想把女儿弄进皇宫吗。她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 不可能的。」
 
  周文山一楞,想了一想,道:「不行,绝对不行。这要是传出去了,我女儿 的清白不是给毁了吗?」
 
  素心怕父亲和白大哥两人弄僵了,低着头小声说道:「爹,女儿……其实女 儿的身子早就被白大哥看过了,多看几次也没什么。」
 
  「什么!」
 
  素心和素灵忙又将她们差点在林里子被强暴和她们赤着身子和白逸过了一夜 的事说了出来,但又说白逸是谦谦君子,一直对她们以礼相待。
 
  白逸听着好笑,自己的确是以礼相待。可她们却一直在诱惑自己犯罪啊。 
  周文山见两个女儿如此说,素心又哭着要把自己的脸弄好,白逸又道此事只 有我们四人知道,只好答应了。
 
  晚饭过后调好的色料已经准备好。白逸又让准备了一些别的东西,便和周家 四人都来到那所准备好的屋子前,白逸道:「我还需要一个帮手。」
 
  周文山也是想有个人看着会比较好,免得白逸做出什么事来。
 
  素灵主动请缨道:「我,让我来帮姐姐吧。」
 
  白逸摇了摇头笑道:「银铃姑娘呢,叫她来帮我好了。」
 
  周夫人唤来一个丫环,让她去叫银铃。没过一会儿,一个丫环扶着银铃走过 来。
 
  周夫人见银铃走路都走不稳,问:「银铃你这是怎么了?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银铃看了一眼白逸,红着脸道:「我昨天夜里不小心摔着了。」
 
  周文山道:「白少侠,丫环受伤了,换个帮手吧。」
 
  银铃忙道:「老爷不用了,我什么大事,可以帮助白……白公子。」
 
  素灵眼睛一转,知道白逸是想那个了,便附在爹爹耳边,把白逸和银铃私会 的事说了出来。
 
  周文山心中气愤,但转念一想他救了自己的两个女儿,这点报酬也不算什么, 有银铃在里面,就算白逸想入非非了,也好有人挡着。便呵呵一笑:「人不风流 枉少年嘛,白少侠年纪轻轻的,血气方刚,有这种需要早就该和老夫说嘛,银铃、 红梅,以后你们便服侍白少侠,你们的卖身契我也会给他的。」红梅便是那夫银 铃来的丫环。
 
  白逸把周文山这话呼得再明白不过了。一是说把红梅和银铃送给自己。二是 让自己千万不要动他的女儿素心。白逸嘴巴一撇,果然不是什么好鸟,嘴里谢道: 「知府美意,白逸心领了。我也是怕自己万一把持不住才叫银铃来的。」 
  周文山道:「如此就好,如此就好。」
 
  (注:中国古代对下人,丫头是很苛刻的,特别是官家人,经常把丫环婢女 当做自己发泄的工具,打骂谑待乃是常事,是很没有尊言的。)
 
  白逸和素心、红梅、银铃四人进入房内。白逸心想恐怕周文山的这两个女儿 也是他讨好皇上的工具,好让自己加官进爵。不过自己心中气愤,但这种事在封 建社会实属正常。倒是自己,即到了这个世界,要不要也融入进来,成为这个世 界的一份子。
 
  白逸打定主意,让红梅把门窗关好后,对两个丫环道:「你们老爷说要把你 们的卖身契给我,你们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银铃和红梅齐声道:「以后白公子就是银铃(红梅)的老爷。」
 
  白逸一笑:「很好。」转而走向素心。
 
  素心问道:「白大哥,我现在要做什么?」
 
  白逸站在素心跟前静静地看着她,视线慢慢往下瞟。
 
  素心顺着他的视线看着自己的身体,目光停在自己的胸口。虽然穿着衣服, 但好像已经赤裸裸的暴露在他眼前。素心脸上顿时一红,凭添了几分羞涩之意, 这种娇羞妩媚的表情更让白逸大动肝火。
 
  白逸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来,抚摸在她的身上。
 
  「白大哥,你……」素心想往后躲,但又没有,眼神之中带着几分慌乱和几 分喜欢。
 
  娇柔的身躯在白逸的手掌下瑟瑟发抖,白逸暗吞了一口口水,已经快压抑不 住心里的欲望:「周……周姑娘,我想……我想……可以吗?」
 
  素心看着白逸,脸上微红红地说道:「白大哥,我的心是你的。你记得吗, 那天我和妹妹说过,只要你不对我做那种事,别的任你怎样都可以。白大哥,请 你原谅素心,素心不能把身子给你。」
 
  「真是不知道这些封建社会官宦家的千金小姐是怎么想的,真是一点廉耻之 心都没有吗?还是真的这么单纯,这么容易轻信别人?我且试试看。」白逸心中 这样想,隔衣服摸到她的下体处。素心伸手想阻止,但手又停了下来,只是一脸 哀求的看着他。
 
  白逸道:「素心,你真漂亮。」
 
  「白大哥……」素心感动得泪水都流出来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的话,我 ……」
 
  「素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更不会伤害你的梦想。」白逸打断她的话情深 款款的道:「我很喜欢你,我想要得到你,但我不愿意伤害你从小的梦想,我愿 意为你承受这种让人撕心裂肺的痛苦。素心,你能体会到我心里碎裂的伤痛吗?」 白逸拿出了骗小孩子的那一套。
 
  素心紧紧地抱着白逸哭道:「我知道,我知道。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至爱的人, 却不能和他厮守到老,这种痛,让人痛不欲生。白大哥,谢谢你,谢谢你能承受 这种痛苦来成全我。白大哥,下辈子,下辈子我一定做你的妻子!」
 
  白逸道:「下辈子我也一定会像现在一样爱你的。可怜我这一生啊,我一生 注定要受尽相思之苦而死吗?」
 
  素心在白逸怀里不停的抽泣:「白大哥你这辈子为了我受了那么大的苦,我 周素心无以为报,其他的任何事我都愿意答应你。」
 
  白逸激动道:「真的吗?」
 
  素心三指并拢,指天而立道:「天朝的九天真神在上,我周素心在此立誓。 此生……永生愿意为白逸白大哥做任何事情,如违此誓言,愿受九天神雷将我打 入万劫地狱,尝尽世间所以苦难。」
 
  「素心,你对我真好。」白逸想再去抱她,却被她突然推开了。
 
          第003章夜色中的黑暗(下)
 
  「你真当我是小女孩子吗?」素心嘴里这样说,面色之中已经没有刚才那种 痴迷的神色了。
 
  白逸一惊:「你这是什么意思?」
 
  周素心嘴角一笑,道:「你心里想在我身上打什么主意我清楚得很。我是官 宦家的女子,可不是一般的无知少女,被你几句花言巧语一说就迷迷糊糊晕头转 向。官场的人对于揣摩心意虚以委蛇最为擅长。」
 
  白逸暗为自己自以为是的小聪明失败而捏了一把汗:「那你刚才是又什么意 思?」
 
  周素心道:「因为我喜欢你。我知道你是想利用我的身份来达到你的目的, 但是我不介意。只要你对我们姐妹好,不管让我们做什么我们都愿意。」 
  白逸听到她的话想起了那本《春宫志异》书,那书中荒诞淫虐的故事情节以 及极度男尊女贱的思想,她似乎就完全按照书中所描述的女子来表现。白逸当时 看过那本书觉得极是淫邪,很是爽。但暗骂不知是写了这样的书,定要祸害不少 人。
 
  周素心媚笑道:「白大哥,你一定想到了那本书。那本书是本古书,我爹爹 犹为喜欢,自从得到后每月必看一次。我和妹妹偷偷的把那本书的内容抄录临摹 下来,便被书中的情形着魔了,我和妹妹就想做那书中的女人。」
 
  白逸听得目瞪口呆,想不到她们姐妹俩心里果然是这样的心态。白逸开始有 点厌恶眼前这个女子,但随即又释然,说道:「太聪明的女人可不受男人喜欢。」 
  素心一怔,又笑了,脸上骤然又回到先前无知少女般的神色:「我也不知道 怎么回事。我和妹妹从来不过主动和别人说话,虽然会少女怀春,绝不会像现在 这个样子。自从见到你以后,我就发现我不在是以前的那个我了,我抛却了以前 所以束缚我的枷锁。我感觉你好像根本就不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我甚至感觉我 那天会遇上山贼就是为了等待你的解救一样,所以你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知道 你不可能娶我,但我希望能永远留在你身边,就算是当你的女奴隶,我也希望你 能接我的心。」
 
  白逸已经无话可说,这女孩的翻脸就算翻书一样,他甚至害怕眼前这个女孩。 
  素心见白逸不说话,眼中凄迷,跪在地上哀求道:「你真的不愿意要我么? 如果你不能接受我,那我就只有死!」
 
  白逸问道:「你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不是说不喜欢聪明的女孩么?」素心将白逸推倒在地,命令两个丫环强 行把他的衣服扒了。素心坐上在了他的身上,去亲吻白逸的嘴。
 
  白逸并不拒绝。
 
  素心嘻嘻一笑,俯视着他道:「你想知道我有什么目的。我爹爹和娘亲都在 外面看着,你说我有什么目的。」
 
  白逸吓了一跳,如果周大人和周夫人在外面偷看,见到这番光景为什么不进 来阻止。
 
  素心道:「你根本不知道我父亲的性格。在他眼里,我们只不过是能使他成 为国丈的工具,只要你能治好我脸上的伤,那我和妹妹就能进入皇宫荣为皇妃, 至于你想做别的什么他都不会在意。」
 
  白逸想不到世上竟还有这样的父母。虽然早就听说官场黑暗,没想到竟到了 这般田地。
 
  素心又接着道:「成为他的工具,我是身不由己,因为我是他的女儿。可是 我更想成为你的工具,你昨天向银铃那么仔细地打听我和妹妹事情,不就是因为 我的美貌和身份吗?」
 
  白逸道:「你们官家的人是不是总是把别人想得那么坏。」
 
  「是不是我说的这样,你自己心里清楚。」素心道。
 
  白逸道:「我看你们都疯了。你已经被那本祸害人的书给魔魇上了。」 
  「我是给魔上了。但那又有什么关系,你有你的目的想利用我们周家的地位 得到你想要的东西,我有我的心愿,大家互相补合岂不是两全其美。而且我又这 么美貌,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想和我欢好?如果你真是正人君子,我和妹妹在马 车上假寐的时候就不会对我们动手动脚。」
 
  「呵!」白逸笑了:「既然你把话都说得这么白了,我也不必客气。我刚才 说过聪明的姑娘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该傻,我不喜欢比我还聪明的女人。」 
  「你当然聪明,只不过你还没经历过官场上的事。我是个傻姑娘,傻得我还 要告诉你一件事,除了我和妹妹以外,这周府上下所有的女人你都可不必放过, 我娘那么漂亮的美女你不心动吗?你说我傻吗?」周素心一脸纯真的表情。 
  这话不单是白逸听呆了,就连银铃和红梅也傻了。女人心到底该有多狠,恨 起一个人来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是不是喜欢一个人也做得出任何事…… 
  这间小屋内一片欢声淫语,春光无限。
 
  冷冷地月光下两个人影趴在窗户下,透着纸窗上的小孔看着屋内的情形。这 二人正是周素心所言道的周文山和他的夫人。
 
  周夫人小声道:「你看他们这是在干什么(),这小子居然敢对我女儿做出 这种事。」
 
  周文山道:「你不都看见了吗。那也是素心她主动自愿的。倒是他们刚才好 像说了些什么,到底说了些什么话?」
 
  周夫人道:「那可不行,她可是我的女儿。你就让我的宝贝女儿让他这么侮 辱了。」
 
  周文山轻叱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为了能有一张漂亮的脸能进皇宫, 这点委屈没什么大不了。你们女人成了亲,身体不都是给男人玩弄的吗,在这里 被他玩玩也没什么。只要他不会真对我女儿做什么,能把素心的脸变漂亮了,其 它的都无所谓。日后进了皇宫,那我可是前程似锦,你的荣华富贵可就享受不尽 了。到那时我就娶十七八个小妾,那日子过得就像神仙一般了。」
 
  周夫人轻哼了一声,道:「那你干嘛现在不娶,咱府里的丫环哪个没被糟蹋 过。」
 
  周文山笑了道:「所以说你不懂。你以为我不想娶啊,我这是做给上面看的。 这朝廷里哪个不是妻妾成群,就连我下面的河西县刘县令都是三妻四妾,可唯独 我只守着你一妻,这事要是传到皇上的耳里会怎么想。再过些日子我就要回京述 职了,说不定就能加官晋爵,弄不好还封你一个诰命夫人,那也算是光宗耀祖, 岂不美哉。」
 
  周夫人叹道:「你呀你呀,还是寻常老百姓好啊,一夫一妻幸福得很哪。」 
  周文山嘿嘿笑道:「谁叫你贪慕虚荣跟了我,可是寻常百姓也不见的有很多 专一的男人,又有几个百姓没逛过青楼妓馆?现在朝中年年有战事,男丁日益减 少,苛捐杂税的,你们女人有些姿色的哪个不想嫁个做官的或是富贾商贩,那些 运气不好的不是卖身,便是开暗门子。也是你命好,被我一眼看中了,当了个正 室。」
 
  周夫人偷偷笑道:「是啊是啊,多亏我给你生了两个这么漂亮的宝贝女儿, 你才有希望做国丈大人,到时你可不要过河拆桥,不管我哦。」
 
  「怎么会呢,我可永远不会忘了你的。」周文山淫笑着抚摸着周夫人的雪臀。 
  周夫人生得俏丽,虽然已经年过三十了,但美色一点也不减当年更有一番成 熟女人的风味。周夫人生气道:「干什么啊,老不正经的,让人看见了多不好啊。」
 
  周文山猥琐的笑道:「我看到里面那副春光怎么还忍得住。反正这里是自己 家里,丫环门看见了又怎么样?而且我早已命人不得接近这所房子,不会有人来 的,呵呵。」
 
  素灵躲在花园内,她原本也想偷看白大哥和姐姐他们在干什么,却没想到会 偷听到爹娘的谈话,心中冷笑:「爹爹呀爹爹,你点小聪明怎么瞒得过我和姐姐。 我们从小就受到娘的细心教导,猜夺人心的事情我们可比你厉害多了。若不是娘 这么些年来替你指点官场上的事情,你又岂能有今天这般的地位 上一篇:【学园武术娘 美羽】(01)【作者:athen2012】 下一篇:【武极天下之修罗逆袭】【作者:1549562665】

警告:一本道_一本道无码av_一本道在线av手机视频_2017一本道av手机在线 网站包含成人内容,18岁以下禁止进入!
Warning: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x